专业领域

AREA OF EXPERTISE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

强制执行与另案诉讼保全之冲突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6-15

某房产公司起诉某建安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经甲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房产公司应支付给建安公司工程款200万元。判决生效后,建安公司向法院申请执行。甲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后发现,房产公司已向甲市乙区人民法院另案起诉建安公司,起诉标的150万元并申请诉讼保全,乙区人民法院裁定房产公司暂停向建安公司支付工程款150万元。由此出现强制执行与另案诉讼保全之间的冲突。执行工作实践中,类似情形屡见不鲜,表现形式多样,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一、乙区人民法院的保全方式是否妥当。

    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乙区人民法院可以保全被告在原告处的债权。可以参照的依据是最高院《民事意见》第105条的规定:“债权人的财产不能满足保全请求,但对第三人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债权人的申请裁定该第三人不得对本案债权人清偿。该第三人要求偿付的,由人民法院提存财物或价款。”该条规定是指债务人对第三人有到期债权的,可以冻结该债权。但从该规定并不能必然得出法院可以保全被告在原告处的债权。其一,对该债权的冻结应遵循的前提是“债务人的财产不能满足保全请求”,法院应该首先清查债务人的财产情况,如果有银行存款、房产、股权、汽车等财产,就应先保全上述财产;其二,该条规定是指债务人对第三人有到期债权,对象仅限定为第三人。

    二、乙区人民法院的保全是否产生对抗执行的效力。

    笔者认为,该保全不产生对抗执行法院继续执行的效力。第一,乙区法院的保全缺乏法律依据;第二,该保全使原告既是申请保全人,又成了协助执行义务人。而且该保全并没有通知执行法院;第三,即使通知了执行法院,执行法院进行的是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而乙区人民法院的“暂停支付款项”是否就是执行标的并不能确认,执行法院可以以此为理由不停止执行;第四,如果承认该保全产生对抗执行的效力,那么用该种方式对抗执行的行为会越来越多,实际上就成了规避执行的手段。

上一篇:婚姻家庭案件若干疑难问题思考

下一篇:流拍抵债不动产过户费用的承担主体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