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领域

AREA OF EXPERTISE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ATION

新刑事附带民事法律规定的不合理性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5-11

今日南京富二代杀妻案判决被告人死缓、限制减刑、附带民事赔偿交通费2000元。该案件的结果表明在本案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相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被害人或其家属等)绝对不仅仅是主张了交通费,只是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在新刑诉法实施后无法得到支持,但是没有丧葬费的判决另我感到疑惑,难道原告人操作失误没有主张?
想到这几天我手头上代理刑事附带民事被害人求偿的案子,31岁的被害人受到故意伤害导致右腿残疾,已严重影响今后的工作、生活。倘若是一般民事案件,可主张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而根据伤残等级的不同,我的当事人可求偿超过8万元或者16万元,但新刑诉法剥夺了被害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的胜诉权。好在新刑诉法预留了另行民事诉讼求偿的可能,只是要额外缴纳诉讼费,当然可能最终连诉讼费都搭进去。可江苏高院出台文件把另行民事起诉主张残疾、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胜诉权也剥夺了。能否获得赔偿只能依赖于被告人的意愿协商解决。这是否合理?
积极赔偿是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常理来看,每个人都是不希望受到刑事处罚而失去自由的,想当然推定为只要被告人有经济能力,就一定会去积极赔偿,相当于破财消灾。反推,倘若被告人真的不赔,那一定没有经济能力,那么,即使判决支持了民事部分的赔偿,也是一纸空文。这似乎有一定的合理性。可是再仔细推敲一下,真的合理吗?倘若被告人没有自愿赔偿,受害人拿到了支持合理请求的民事判决,这张判决书是不是一定是一纸空文呢?不见得。即使被告人一方确实没有经济能力赔偿,拿着一纸空文又有多大危害呢?有这张法律上认可的权利凭证总比没有好吧!况且,该规定的引导性完全偏离轨道,该规定意味着伤残、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压根就不应该赔,那怎么调动被告人赔偿的积极性呢?而原告人会考虑反正按照标准来求偿得不到支持,最终都是要取决于协商,我何不狮子大开口多要点呢?原本修改此规定不予支持该诉求的考虑之一 就是为了避免受害人狮子大开口导致调解率低,这下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上一篇:浅谈工伤保险赔偿与人身损害赔偿的竞合

下一篇:最高院对于毒品犯罪的相关司法解释及会议纪要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